[综]屯屯屯_妖精的口袋↗新品特买♂我是妖精↘你是谁?

[综]屯屯屯

时间:2017-09-12 12:04 来源:妖精的口袋怎么样 作者:妖精的口袋旗舰店 点击:

[综]屯屯屯 第6章 病娇的女装正太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好大一条猫 书名:[综]屯屯屯


    06.病娇的女装正太

    靠近本丸中心的地方,逐渐出现了付丧神活动的痕迹。藤四郎家的和左文字家的默默地将居住的屋子换到了距离中心近的地方,这些地方原本被所有人排斥,所以建筑物倒是罕见的保持了较为完整的外貌。

    付丧神们从别的地方拆下来还能用的障子门,还算完整的茶杯,还有那些被放在壁橱里许久充斥着霉味的被子。短刀们天天被鲤鱼旗飘下的金粉治愈着,对外面的太阳比太刀们抵御力强了许多,在这个搬家重建的过程中,短刀们反倒让身为兄长的一期一振、江雪和宗三坐在一旁看他们劳碌。

    再加上总有短刀悄悄跑过去和审神者大人套近乎,一起晒太阳,或者在征得了审神者同意后帮他梳毛。审神者也没有让他们白费功夫,舒服成一滩后总是从他那个不知道放了多少东西的包里掏出点什么送给短刀们。

    可能是一个软软的抱枕,可能是一罐甜甜的糖果。付丧神们虽然不用进食,但是小孩子外表的短刀们到底还是保留着孩子的天性,那罐糖果让他们开心了好久。

    最让短刀们惊喜的是沧栗竟然把一期一振的本体还了回来。

    “拿回去吧,用来切水果好难用。不过作为交换你们每天要派一个人过来帮我切。”沧栗一抬眼就看到那群短刀们兴致勃勃的拔出自己的本体,“当然不是用你们的本体切,是用那把水果刀。”

    短刀们悻悻的把本体塞回原处,顺着审神者尾巴指向的位置看去,发现已经有短刀拿起了水果刀在那里削苹果。

    “啊小夜太狡猾了,一个人偷偷抢先。”乱最先跑过去,“那我要排在小夜的后面!”

    “我、我也要……”

    短刀们笑着闹成一团,三位哥哥坐在屋里看着,仿佛身心都被治愈了。一期一振摸着刀身上挂着的紫色琉璃珠,觉得审神者大人看上去似乎很喜欢这类东西,比如江雪殿的那串佛珠,现在就被审神者放在垫子上,然后侧面躺在上面被短刀们推着滚来滚去。

    “这可真是。”宗三左文字自然也看到了滚来滚去的审神者,“我可是第一次知道兄长的佛珠还能用来做这样的事。”他话里的揶揄谁都能听得出来。

    江雪低头,手指下意识的捻动,然后意识到自己的佛珠可不在手里。

    “哈哈哈。”一期一振见状笑了出来,“江雪殿这样的场景可真是难得一见。”

    “一期殿说的没错。”宗三也笑了。

    不远处的短刀看见了他们的哥哥在笑,纷纷围上来问到底怎么回事。

    而在另一边,气氛则不如这里似的轻松。

    岩融的薙刀没放在手边,被他随意的摆在屋角的架子上。

    薙刀和大太刀一样,室内战时最不得力的刀种,太刀好歹还能发挥一下,岩融要是在室内出手,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嵌入屋顶。

    “今剑,一期一振和他的弟弟们,还有左文字那一家,确定背叛了是吧。”

    岩融若无其事地开口,他盘起了腿坐在地上,眼神凶狠:“不如让我直接杀过去得了,看着可真是不顺眼。”

    “不行哦岩融,我们要听三日月的话。”

    今剑轻轻一跳,落在屋角的薙刀上,体态轻如鸿毛,一点响动都发出。他调皮地在薙刀上走来走去,张开双手如同在玩独木桥游戏,“啊,好想过去和他们一起玩啊。”

    他左摇右晃,却始终没从刀上掉下来。光裸的脚掌被刀锋割出伤口流下暗红的血,今剑毫不在意脚上的伤口,甚至还刻意往下压。

    “呐岩融,我还活着吗?”

    “还活着哦。”岩融回答他,“只要还能感受到痛苦。”

    可是我已经快要感受不到了。今剑伸出手掌,细弱的掌心被他划得一塌糊涂,手掌紧握,还未愈合的伤口又崩开。

    今剑沉迷于这个简单的动作,双手不断展开又蜷起,血液带来的黏腻感让他有点难受,随便把血擦在裙子上,继续重复。

    “哈哈哈哈,我们一起玩吧,岩融。”

    岩融捞起今剑把他架在肩上,身后的地板上印满了暗红的小脚印。

    作为最后一柄现形的付丧神,今剑刚来就受到了审神者的满满宠爱。

    想要什么都立刻吩咐其他人拿来,想要和谁玩立刻叫过来,只要不踏出本丸,审神者什么要求都答应他。

    “外面的世界可是很危险的,我不希望今剑受伤,所以答应我,不出去,好吗?”

    一天,审神者突发奇想让他穿上了裙装。

    “哇啊,今剑你这个样子超级可爱呢。”

    审神者看着穿着短裙的今剑,满口称赞,接着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前把今剑所有的衣服都换成了裙装,“非常适合你哦今剑,你看这个花纹,这可是我特意定做的呢。”

    “不奇怪哦今剑,一期他家的弟弟,不也是穿着一样的衣服吗?”

    可是,只有乱一个人穿着裙子啊主人。

    刚化形还懵懂的今剑还不知道怎么拒绝审神者的要求,等他再想开口换回从前的衣服时,审神者总是带过话题,不停的夸奖他穿裙子更可爱,久而久之,今剑也不对衣服发表意见了。

    算啦,反正不影响我活动,裙子也没关系的,就是不能被岩融举起来飞高高了。因为审神者说女孩子的裙底不能随便被别人看到。

    可是我不是刀剑付丧神吗,而且也是男孩子哦。

    本就轻薄的护甲被审神者强行没收,理由是女孩子怎么能带着这种粗糙的东西,塞给了他软绵绵的玩具熊和轻飘飘的裙子。

    “今剑只要可爱就够了呀。”

    审神者不让他出阵,天天将他关在屋子里,这个屋子也是特别订做的,布满蕾丝的装饰仿佛要溢出来,入目皆是梦幻的粉色紫色白色,审神者很喜欢打扮他,面前的梳妆台上放满了各种化妆品。

    “今剑的头发很顺滑哦,我们今天来试试另一种发型吧。”

    米灰的长发被审神者编成了复杂的发型,接着又为他挑选了合适的裙子和配饰,亲手给他穿上:“今剑你看,我们穿的可是亲子装呢。”

    今剑歪着头看着镜中穿着相似衣服的两个身影。

    “主人,我好困啊。”今剑的困意浓郁的都要滴出来。

    “睡吧睡吧。”审神者慈爱地看着他,轻轻地哼着摇篮曲,“慢慢的入睡吧,我亲爱的孩子,妈妈永远在你身边。”

    是吗,什么时候我又变成了主人的孩子呢。

    今剑的脑海越发混乱,一天中的三分之二时间都在昏睡,即使是醒来也是浑浑噩噩,他有时想要叫人过来,张口却忘记了对方的名字。

    应该有个很高的人,我好像被他举起来,好像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啊是谁来着,为什么今剑又忘记了。今剑为什么记不清楚。

    时间久了,连今剑是谁都有些模糊了。

    我是谁呢。今剑歪着脑袋在屋子里坐了一天,从清早到傍晚没有一点变化。头上的小帽子被审神者调整到最完美的角度。

    “我、我是、谁。”

    “你是我的孩子哦。”审神者看着他微笑,轻轻地把他拥入怀中,“是我最可爱的女儿。”

    所以我是,主人的女儿喽?

    我是个女孩子吗?

    是吧,主人说的一直都是对的。

    今剑被审神者放在床铺的中央,她把一只可爱的兔子玩具放在今剑的手边,怜爱地抚摸着今剑的长发:“你是我的女儿哦,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

    屋内的灯熄灭了,今剑睁开了眼睛。

    有温热的液体洒在了脸上,那液体也洒进了今剑的眼睛里,带来强烈的灼热感。

    被审神者藏起来的短刀稳稳地捏在手里,今剑出鞘,深深地捅进审神者的腹中,审神者的血液将整把短刀都染红。

    “主人,晚安。”

    我似乎想起来了,我应该是个男孩子,应该是把短刀。

    我应该是,今剑。

    岩融将今剑搂在了怀里:“不怕。”

    我应该怕吗?

    今剑陷入了一片黑暗。

    “那边的那个,你是真的不要命了?”沧栗从小别墅出来,看着那个捏着本体不顾痛苦往结界上攻击的短刀提醒,“真的会断刀。”

    “断刀?那应该很疼吧。”

    今剑开心地笑了,更加用力的将短刀往结界上送:“只要疼就好了。”

    “呐审神者,陪我玩嘛,不管是什么游戏都可以的哟,今剑最喜欢和审神者玩了。”

    沧栗打量了他一下,变回了正太样坐到结界边缘。

    “好哦,那你把手伸进来。”沧栗没有去掉结界,“不是想要痛吗,给你个机会好了。”

    今剑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将手伸进了结界,从指间开始出现被烧灼的痕迹,直到整个手都被覆上了黑色。

    沧栗看着他,发现他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疼痛让你开心吗?”

    “非常开心哦,因为只有疼的时候今剑才存在哦。”

    “那不疼的时候呢。”

    “是女孩子哦。”今剑有些不开心的瘪瘪嘴,“今剑不喜欢她,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她,每次她出来,大家都不开心的样子,今剑也不开心。”

    “所以为了让大家不害怕你才一直伤害自己?”

    “当然不是,因为我弄伤自己的话,她一出来就会被吓晕过去哈哈哈。”今剑开心地晃晃头,“然后今剑就又能出来啦。”

    “这样啊,今剑很厉害呢。”沧栗摸了摸今剑的脑袋,“要进来玩吗?”

    “好耶ヽ(▽)ノ”二话不说,今剑整个人都往着结界压过去。

    然后沧栗眼睁睁的看着今剑飞走了。

    “哈哈哈哈好高啊!岩融你看到了,今剑飞得超高的!”今剑被三日月宗近提着衣领甩至半空中,接着又被一跃而起的岩融抱在怀里,“呐呐,三日月,再飞一次再飞一次。”

    “审神者大人,粟田口家与左文字家已被您收入囊中,您的胃口还未得到满足吗?”

    三日月宗近横刀于胸前,眼神凌厉:“而您深夜将我三条家的短刀今剑诱骗于此,是有何用意?”

    沧栗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如果睁着眼说瞎话也能排名的话,他一定要给三日月宗近发个金牌:“说要各退一步的是你们,指使付丧神骗我的是你们,搞事情搞不过我,结果又想往我头上扔锅的还是你们,三日月宗近,你又有何用意?”

    三日月宗近低头轻声笑:“如果我说,我只是想逗您玩儿,您会生气吗?”

    沧栗没准备理他,向着前面招招手:“那边的小短刀,你还要进来玩吗?”

    “要ヽ(▽)ノ”

    今剑充分发挥了短刀的机动,嗖的就从岩融怀里跳了出来。三日月宗近伸长了手臂去拦,结果与今剑失之交臂。他还调皮地在太刀刀尖借了力,留下一句“在你上面哟”,如同飞蛾扑火飞进了结界。

    沧栗张开了双臂,接住了飞奔过来的今剑。

    “啊,为什么不能穿透呢。”本以为会被结界灼伤的今剑在碰到结界的瞬间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凭借之前的印象和惯性带着短刀狠狠向审神者捅去。

    可是并没有温热的液体喷洒出来,甚至锋利的刀尖都没能破开审神者的外衣。

    哼╭(╯^╰)╮,我的皮毛要是能那么容易被你捅穿我还怎么在道上混。沧栗没把心里话说出来,他一把捏住今剑的手腕,迫使他松开手中的短刀。

    短刀被沧栗捏在手里,今剑跌坐在一旁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

    “为什么没有穿透呢,如果穿透的话,就能再次体验到那种灼热感了。”

    “只有那样,今剑才能算是真正的活着!”

    “让我活着,我要活着,我想活下去啊!”

    今剑一直保持着米灰色的长发从发根开始染黑,他这一变化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付丧神。

    “喂你这家伙!对今剑做了什么!”岩融紧握薙刀,若不是今剑还能动,他宁可粉碎本体也要把今剑带出来。

    沧栗从口粮包里拖出一个大号的龙猫抱枕塞到今剑怀里,今剑立刻对抱枕又撕又咬,漆黑的指甲划破抱枕,飞舞的棉絮在他脚边浅浅的盖了一层。

    “你们知道这种行为在人类那边叫什么吗?”

    “碰瓷。”

    “短刀今剑我收下了,你们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气了。”

    小狐丸拉住情绪激动的岩融,三日月宗近将刀回鞘,深深地向沧栗鞠了一躬。

    所有人退去,沧栗又将结界的遮挡功能调出来,这下子,就连距离本丸中心最近的粟田口和左文字也都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们都走了,你可以停下你的表演了。”

    今剑立刻停止撕咬,他把刚才发疯弄乱的发重新整理好挽成结,又轻轻地拍打掉身上沾到的棉絮。飞舞的棉絮还被他收拢在一起,填回了那个龙猫抱枕。

    “你们这些付丧神,各个都是影帝。”

    今剑乖巧地跪坐在地上,可爱地一歪头,水红色的眼里是满满的不解:“审神者大人,你在说什么,今剑听不明白。”

    “还要我说出来?第一,装作女孩子很有趣吗。”

    “有哦,三日月他们的表情很有趣哟。”

    “第二,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不都是付丧神吗?而且都是三条家的。”

    “唔。”今剑低头沉思了下,“要说的话,没有理由哦。只是为了拯救所有付丧神,所以放弃掉我,我真的真的,只有一点点难过哦。”

    今剑用手指比划出了短短的一小截:“今剑没有骗人,真的只有一点点。”与兴高采烈的声音不同,眼神中流露出来的绝望,是今剑根本没放开这件事的最有利的证据。

    “被放弃的短刀吗?那要留在我身边吗?”

    “好哟,审神者大人。”今剑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对,应该是主人才对。”

    “主人,我困了。”打了个哈欠,今剑眼睛一闭就倒在了地上。

    沧栗看着比自己还高的短·刀付丧神,感到了丝丝不满,双手拖着今剑慢慢地朝自己的小别墅挪,可恶啊,怎么一个短刀都这么大,不服,我一定要好好修炼人形,下次用二十五的样子吓死这些付丧神。

    而且这些付丧神一个比一个会得寸进尺,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直接赶上了lofter的进度,希望各位能开心食用。

    鉴于晋江得上网页才能更新,所以更新速度会慢于lofter,一点,吧。



Copyright © 2017-2018 『为什么叫做“妖精的口袋”?因为那里住着一个妖精,天真热情,多变敏感、却又情绪化,孩子气,古灵精怪,叫人捉摸不透,那是原本真实的你的影子. 』
妖精的口袋 温馨提示:本站为妖精的口袋品牌推广导购网站,非官方网站! Power by DedeCms  妖精的口袋旗舰店